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明炬特色 >> 明炬讲堂

明炬艾鑫颜律师做客成都新闻广播法治大讲堂节目

文章来源:四川明炬(泸州)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6/1/26 17:02:52   浏览量:[]

  21日,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艾鑫颜律师做客成都新闻广播法治大讲堂节目,以现场直播的形式,接受该节目主持人专访,并与热线听众亲切互动。

  《998法治大讲堂》节目是成都市依法治市领导小组学法用法工作组、成都市司法局与成都新闻广播联合开办的一档大型的法制栏目,深受广大听众的喜爱与好评。

  2014年春节的大年初三,就在大家都享受着节日的快乐以及与家人团聚的幸福时,四川省某县一小镇的孙小杰家里却是硝烟弥漫。

  小杰今年12岁,念初一。在他的记忆中,父母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太好,三天两头总是要拌嘴,偶尔还会动手。每当父母吵架的时候,他总是默默地独自躲进房间,等到外边的风波平息,他才敢出来。

  大年初三一大早,小杰的父亲孙力与小杰的母亲高霜又开始因为小杰的学费问题争吵起来。

  孙力:“我的钱不就是暂时作了一些小投资嘛,半年后就可以回款了,小杰下学期的学费就从你那里先支付着吧”。

  高霜:“我们早就协议好的,保持婚姻状态,但各自财产独立。小杰的学费以及其他接受教育的费用由你支付,他的生活费由我承担。你现在又要我全部承担?反悔了?”

  孙力:“这不只是暂时资金周转有点问题嘛,又不是以后都由你承担。下学期你先支付一下,过几个月我就还给你”。

  高霜:“你这次周转有问题,下次就没有了?我看你是想把这些责任都推给我吧?少给老娘来这一套。马上就要开学了,小杰学费的事你自己去想办法”。

  孙力急了,大声向房间里的小杰叫到:

  “小杰,快出来,你那个书别读了,下学期没有钱给你交学费了”。

  高霜:“你还来劲了是吧”?

  小杰之前已经很清楚地听到了父母的对话,此时走出了房间。

  高霜也转头向小杰道:

  “你爸不给你交学费了,你说怎么办?”

  小杰一开始还是面无表情,片刻过后,这个12岁的孩子,心中的委屈与愤怒终于爆发出来了,他大声吼道:

  “他不给我交学费,你也不给我生活费了是吧?我不要你们管了,我要靠自己”。

  说完小杰就回房间拿上书包然后冲出了家门。

  孙力夫妻俩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主动追出去。他们吵架本是家常便饭,以前小杰也不是没有在他们吵架的时候跑出去过,所以他们都以为这一次小杰也只是出去逛逛,很快就会回来的。

  可是小杰当晚没有回家,第二天也没有回来。

  夫妻二人越来越着急了,四处打听小杰的下落。

  而离家出走后的小杰,头一天晚上在镇上的同学家过夜的,第二天独自到了周边的一个县。这天晚上他在县城内四处流浪,被派出所民警发现将其带回派出所盘查,因无法与其家人联系,派出所又将他送到县救助管理站收容。

  第二天,救助站将小杰送回了小杰居住小镇的镇政府,镇政府通知小杰的父母下午4点前去镇政府接孩子。

  听到这个消息,夫妻二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

  可是大概下午两点半左右,夫妻二人又接到镇政府的电话: “喂,是孙小杰的家人吗?我这边是镇政府。救助站今天中午1点过把孙小杰送到我们这儿来的。我们让孩子在办公室稍微休息一下,也告诉了他你们马上就会来接他。孩子趁工作人员上厕所的间隙,又跑出去了,我们在周围找了一圈,没影儿。现在还是不知所踪”。

  听到这个消息,夫妻二人虽然略有失望,但也没有太过紧张。他们想,孩子只要还在小镇,没有跑远,他对环境各方面都比较熟悉,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估计很快就会自己回来的。

  可是,直到当天晚上,小杰还是没有回家。第二天,小镇旁边的沪蓉高速公路(S段)应急道边,一个小孩的尸体被发现了。肇事车辆早已逃逸。经身份确认,死者正是离家出走的小杰。事发路段没有监控装置,事发时间又是深夜,肇事车辆早已逃之夭夭,警方介入后也迟迟没能找到肇事车辆及肇事司机的任何线索。

  一个12岁的少年就这样离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化为一具尸体。孙力与高霜再也不用争论抚养孩子的费用问题了。眼泪流干,孩子离去的事实已经无法挽回。他们接下来,决定为孩子的离去讨一个公道,争取赔偿。他们把高速公路公司告上了法院。
明炬艾鑫颜律师做客成都新闻广播法治大讲堂节目

  主持人:听完了这个故事,我们的心里也都特别难受,特别惋惜。那么,对于小杰的离去,他的父母要求高路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是否会得到支持呢?

  艾律师:这确实是一个让人十分心痛的悲剧故事。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的司法解释,结合这个案例的基本情况来看,高速公路公司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关键要看高路公司对于这次事故的发生是否存在免责事由。怎么理解呢,具体来讲,如果高速公路边的护栏设施齐全,高路公司对其高速路段都定期进行了巡查以及维护,在靠近一些居民聚集区的路段,危险地段也有相应的警示标志,可以说明高路公司已尽了足够的安全保障义务,如果是这样,则其在此次交通事故中可以减轻或者不承担责任。但是,相反,如果这些方面存在漏洞,比如事发地路侧的隔离网存在破损,没有得到有效及时的修复等等,则其对此次事故的发生显然存在一定的过错,当然,也就更不能免责,应当承担部分的赔偿责任。真实案例中,事后也证明了确实是高速路隔离网存在破损,有未闭合处,小朋友才从其中穿越进入的。最后法院针对这个案件,也是判决高速公路公司承担了部分赔偿责任的。


  主持人:那么高速公路公司是否存在过错是由谁来证明呢?由原告也就是小杰的父母提供证据来证明高速公路公司存在过错还是由高速公路公司自己来证明己方没有过错呢?

  艾律师:这确实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涉及民法学中的相对无过错责任以及举证责任的分配等一些法学概念。接下来我用尽可能简单的方式来给大家分析一下这个案件的举证责任情况。

  其实根据我们的常识,不难理解,任何人主张一个观点,都需要提供相应的证据。比如我们的学者写文章论证某一个观点,需要提供一系列的论点以及所引用的论据来支撑自己的观点;甚至小朋友打架,向老师告状的一方,也会把伤口展示给老师,说这是小明打的,还会叫上旁边的小伙伴,说,他看见小明动手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要说明别人相信我们,也根深蒂固地都知道要提供一定的证据证明。所以在民事诉讼规则也是同样的道理,通常来讲是谁主张谁举证。简单来说,原被告双方而言,原告起诉被告侵犯自己的权益,那么一般会提供基本的被告侵犯自己权益的证据,否则可能在立案的环节就会遇到障碍。


  但有的情况下,针对一些特殊的需要证明的内容,可能原被告双方的能力、地位以及专业度等存在一定差距,有可能被告处于更方便提供证据的地位,而原告很难获取证据。所以法律规定中也对一些特殊的侵权案件类型以及待证明的内容规定了由潜在的被告来承担举证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以及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本案中,即便小杰的父母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高速公路公司存在管理维护不良等问题,法律也是推定高路公司对此次事故的发生存在责任,除非其能够自己提供证据证明已尽合理的监管义务,可以免责,否则其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主持人:是否还有其他主体需要对小杰的死亡承担责任呢?

艾律师:对,这是本案件中比较关键的一个地方。首先,此次事故的直接侵权人当然是肇事司机。如果其没有逃逸,则要看其是否存在过错,比如说超速驾驶或者无照驾驶等等,当然应当根据相应的过错大小承担责任。

  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七条规定:“行人、非机动车、拖拉机、轮式专用机械车、铰接式客车、全挂拖斗车以及其他设计最高时速低于七十公里的机动车,不得进入高速公路”。

  本案中,小杰违法进入高速公路,是造成这起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其实受害者本人应当对事故的发生存在很大过错。

  但由于小杰还是未成年人,所以,他的监护人,即其父母,应当承担相应部分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 除了司机以及小杰父母,还有就是刚才已经提到的高速公路公司因为道路隔离网存在维护不良,要承担的部分责任。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责任主体。

  本案事发之前,小杰小朋友其实是由某县的救助站送回死者居住小镇的镇政府的,就暂时处于镇政府的看护之中。换言之,镇人民政府暂时履行着监护职责。在其父母尚未前来带走此未成年人的情况下,镇人民政府未能善加看护此未成年人,当其离开的时候,工作人员也浑然不知。因为其看护不力,存在一定过错,这是导致悲剧发生的因素之一。所以,作为临时监护人的镇人民政府,对于此次事故也应当承担一定责任。案例中,一开始小杰的父母只起诉了高速公路公司,不过后来镇政府也是被申请追加为被告了的。当然,镇政府承担的也是次要的责任。


  主持人:那么小杰的死亡,他的父母大概可以获得多少赔偿金?

  艾律师:这确实是一个很现实也很重要的问题。除去他们所支出的交通费误工费等相关费用,我接下来主要分析一下死亡赔偿金的额度,因为这一项是他们可以主张的款项中占比最大的一部分。就具体情况而言,按照四川地区2014年城镇居民的年收入来算,小杰的死亡赔偿金本来大概四十多万,除去其父母以及肇事司机承担的主要责任部分,高路公司以及镇政府都存在过错,法院最终判决了高路公司以及镇政府处分别承担10%左右的赔偿金,这个案件最终是经历了一审,二审,责任承担比例也是有判决文书的。两审的判决都是判处了高路公司、镇政府分别承担总赔偿金额10%的比例。


  主持人:刚才提到按照四川地区城镇居民的收入来算,死亡赔偿金大概四十多万,那么如果小杰不是四川人,是否死亡赔偿金额就会不同呢?


  艾律师:其实也未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是这么表述的“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可以看出,决定死亡赔偿金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受诉法院所在地。除此之外,死者的户籍所在地的人均收入如果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的人均收入的,法院也可以根据户籍所在地来确定赔偿金。举例而言,如果是上海法院审理一个四川受害人的案件,死亡赔偿金仍然是根据上海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的人均收入来计算的,因为上海的人均收入是远远高于四川的,算出来的赔偿金也是会高于四川标准。但是呢,如果是有四川法院审理一个上海受害人的案件,权利人如果主张并且提供证据证明了死者的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在上海,也是可以根据上海的人均收入来主张权利。总之,对于具体死亡赔偿金额的确定是以尽可能维护权利人利益为目的来具体确定的。

  而本案,我们只是由于这是在四川的法院审理的,所以根据四川上一年度的人均收入推出来的这个大概的死亡赔偿金。当然,死者是城市户口还是农村户口对其死亡赔偿金的高低有影响(四川2014城镇人均年收入24381元,农村为8803元)。


  主持人:如果肇事司机被抓到,他除了要承担赔偿责任,是否还要承担刑事责任呢?

  艾律师:首先还是需要确定司机对于事故的发生的责任大小。如果认定他是负主要责任,再加上他主观上又是为逃避法律追究逃离事故现场,那么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肇事司机确实已经涉嫌交通肇事罪,而且是加重情节。当然,这里仅仅是说涉嫌,因为在法院没有宣判之前,我们不能认定任何一个人有罪,这是刑法学中无罪推定的理念。最终其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以及定罪量刑的幅度究竟怎么样,还是需要法院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审理判决。

  其实回顾本案,如果当时发生事故时,他能够及时地停下来,处理事故现场,其很大可能就仅仅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如果他没有任何过错,甚至有可能不用承担责任。但现在,从法律层面来讲,他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一旦侦破,有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

  主持人: 这个案例其实挺复杂的,除了刚才主要分析到的侵权法律关系以及责任承担问题,我们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案例故事中有提到,这对夫妻虽然没有离婚,但约定了各自财产独立,其实这个问题现在也是很多人十分关心并且也有可能接触到的,那么这样的约定是否有效呢?

  艾律师:确实,看来这个故事还是涉及方方面面的法律问题,我们接下来就从刚才讨论的侵权法律关系切换到婚姻法律关系。根据民法当中的意思自治原则以及婚姻法的具体规定,夫妻是可以约定财产的归属的,不论是婚前财产还是婚后财产,不论是约定为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者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财产制是相对于法定财产制,也就是共同财产制而言的。约定财产制具有优先于法定财产制适用的效力,只有在当事人未就夫妻财产作出约定,或所作约定不明确,或所作约定无效时,才适用夫妻法定财产制。

  夫妻的财产归属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这是婚姻法第十八条明确规定的。这样规定的目的,在于更好地维护夫妻双方的合法权益以及第三人的利益,维护交易安全,避免发生纠纷。当然如果夫妻以口头形式作出约定,事后对约定没有争议的,该约定也有效。只是一旦一方反悔,口头合同很容易引发争议。

  主持人:那么夫妻约定了财产各自所有,对外而言,是否第三方讨债,就只能向夫妻一方进行呢?

  艾律师:涉及到第三人的一些情况,法律其实一般会着重保护善意第三人的,这一点我们之前的几期节目中也有提到过。根据婚姻法第十九条,约定的效力,分为对内效力和对外效力。关于对内效力,即夫妻对财产关系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双方按照约定享有财产所有权以及管理权等,并承担相应的义务。关于对外效力,主要考虑的是在夫妻对财产进行约定,保护夫妻财产权的同时,要保障第三人的利益,维护交易安全。所以法律规定在第三人与夫妻一方发生债权债务关系时,如果第三人知道其夫妻财产已经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就以其一方的财产清偿;第三人不知道该约定的,该约定对第三人不生效力,夫妻一方对第三人所负的债务,按照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的清偿原则进行偿还。

  如何判断第三人是否知道该约定,夫妻一方或双方负有举证责任,夫妻应当证明在发生债权债务关系时,第三人确已知道该约定。

  这起案例的起因其实是平常的家庭关系问题,只是最终演化成了一个有些复杂的法律问题。法律层面来讲,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得到的启迪包括行人和机动车都应当遵纪守法,相关的部门、公司都应当积极认真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尤其是驾驶员朋友们,当发生事故了,千万要及时处理,不要抱着侥幸心理,以为逃之夭夭就万事大吉。那样反倒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

  法律层面之外呢,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很多发生在青少年身上的惨剧,都与其家庭生活不幸有直接关系。更值得我们深思的是,一些父母是否有必要学习如何更好地同未成年人相处,以及其对于未成年人的关爱和教育是否做到位了。而对于一些家庭不幸的孩子,我们的学校、社会是否能够给予足够的关怀和帮助。希望通过每一个家庭、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未成年人能得到更多的关爱,这样的悲剧也少一些上演。

川公网安备 51050202000267号